如何评价萧红的《呼兰河传》?

当前位置 : 主页 > 奇闻 >
如何评价萧红的《呼兰河传》?
* 来源 :http://www.utilpop.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8-06-24 17:53 * 浏览 :

  作者给我的信息就是:作者是现实派的作家,虽然她没有鲁迅那一针见血的投枪,但作者以自己独特的笔法抒写了自己童年时代在家乡生活的点滴。作者是孤独的,在儿童时代虽然他们村庄有很多“有趣”风俗,但作者很少讲到自己的兄弟姐妹。从《呼兰河传》,我们又看到了萧红的幼年也是何等的寂寞!读一下这部书的寥寥数语的“尾声”,就想得见萧红在回忆她那寂寞的幼年时,她的是怎样寂寞的。呼兰河这小城里边,以前住着我的祖父,现在埋着我的祖父我生的时候,祖父已经六十多岁了,我长到四五岁,祖父就快七十了,我还没有长到二十岁,祖父就七八十岁了。祖父一过了八十,祖父就死了。从前那后花园的主人,而今不见了。老主人死了,小主人逃荒去了。那园里的蝴蝶,蚂蚱,蜻蜓,也许还是年年仍旧,也许现在完全荒凉了。小黄瓜,大倭瓜,也许还是年年的种着,也许现在根本没有了。那早晨的露珠是不是还落在花盆架上。那午间的太阳是不是还照着那大向日葵,那黄昏时候的红霞是不是还会一会工夫会变出来一匹马来,一会工夫变出来一匹狗来,那么变着。这一些不能想象了。听说有二伯死了。老厨子就是活着年纪也不小了。东邻西舍也都不知怎样了。至于那磨坊里的磨倌,至今究竟如何,则完全不晓得了。以上我所写的并没有什么优美的故事,只因他们充满我幼年的记忆,却忘不了,难以忘却,就记在这里了。由此而知:作者小时候是孤寂的,没有什么同龄玩伴。幸好作者有个爽朗的爷爷,她的童年才不至于没有丁点儿美好的回忆。《呼兰河传》以作者的童年回忆为引线,描绘了二十世纪二十年代的北疆呼兰小城的风土画。作品展示在读者面前的是一幕幕悲剧性的生活图景:令人窒息的东二道街的大泥坑;小城的盛举一一跳大神、唱秧歌、放河灯、野台子戏、四月十八娘报庙会;小团圆媳妇的;有二伯的不幸;冯歪嘴子一家的艰辛生活……但是,令我深有感触的是作者在第一章是没有把笔墨放在人物上,而是放在对人物生活的的介绍上,通过对的描写,(一下起雨来这泥坑子白亮亮地涨得溜溜的满,涨到两边的人家的墙根上去了,把人家的墙根给淹没了。来往的过人,一走到这里,就象人生的上碰到了打击。到了早季,大泥坑子表面干燥结实,等人或车马一去,使都陷进去了,需要费很多事,才能把翻进去的车马抬出来。大泥坑子还经常淹死猪、狗、鸡、鸭。大泥坑带结人们的苦头太多了,但是没有人填平它。由于人们生活的古板单调,他们常常喜欢寻找一些无聊的乐趣,这大泥坑子能给他们以满足。他们津津有味地谈论、添枝加叶地渲染大泥坑子的威严,好象大泥坑子给他们带来了什么好处似的。他们把令人烦恼的事情当作开心的事情谈,可见,他们的。在议论大泥坑子的时候,他们还把它和联系在一起。据说农业学校校长不倍龙王爷,因此龙王爷报复他,他的儿子才掉进了大泥坑。大泥坑还能把瘟猪变成淹猪,使呼兰人既可以吃上便宜猪肉,又可以去掉疑心,这也算大泥坑带给人们的好处``````)

  《呼兰河传》是多年前买的《萧红散文全编》中收录的最后一篇。《呼兰河传》文体很特别,文笔很像散文,尤其是前两章,绝对的散文方法写出呼兰河这个北方小镇的生活;后面几章有点自叙性写了她身边人的不同命运。说它是小说,它没有传统小说的统一的故事主线。所以,这篇文章,小说界和散文界纷纷将其归于自己门下。

  这本书陪在身边很多年,年初读了《生命册》,觉得设计格式上很像《呼兰河传》,就把它翻出来重读。

  第一章,作者用非常生动的笔调写出呼兰河这个北方小村镇死水一样的生活。“生,老,病,死,都没有什么表示,生了就任其自然的长去;长大就长大,长不大也就算了。……”。只有两条街的呼兰河每天都上演着重复的戏码,日子平淡地过着。一个很有趣的谈资就是东二道街的一个大泥坑。人、车、家畜什么地都会掉到坑里,只要一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就是抬车、救人的热闹场面。它虽然那么碍事,人人抱怨,却没一个人张罗把它填平了。这大坑,是呼兰河人的借口、热闹、谈资,是死水一样的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不会轻易改变。

  这章有一段记得是上过小学课本的,题目应该是《火烧云》,大概。“晚饭过后,火烧云上来了。霞光照得小孩子的脸红红的。大白狗变成红的了。红公鸡变成金的了。黑母鸡变成紫檀色的了。喂猪的老爷爷在墙根靠着,笑盈盈地看着他的两头小白猪变成小金猪了。他刚想说:“你们也变了”,旁边走来个乘凉的人对他说:“你老人家必要高寿,你老是金胡子了。”…… ”。一段非常优美精彩的描写,标准散文格式。

  第二章,写罢呼兰河枯燥的日常生活,在这章写了呼兰河人的生活。作者写道:“在上,也还有不少的盛举,如跳大神、唱秧歌、放河灯、野台子戏、四月十八娘娘庙大会……。”一样一样地写来,且叙且议。这些活动都超级热闹,让呼兰河人如过年一样,拉不下一个的全员盛宴。作者却在最后写道“这些盛举,都是为鬼而做的,并非为人而做的。至于人去看戏、逛庙,也不过是揩油借光的意思。”

  第三章,开篇写道“呼兰河这个小城里边住着我的祖父。”在全书的“尾声”中也写道:“呼兰河这小城里边,以前住着我的祖父,现在埋着我的祖父。”可见,祖父是她对于家乡的全部牵念。全书中都没有写道她父母爱她的画面。她父亲的一次出场是踢了她一脚,差点没把她踢到火堆里;妈妈出场也是张家长李家短的邻里间的婆婆妈妈。那么,她对于她的后院以及和祖父快乐着重描写,更增显了她缺少父母疼爱的可怜孤独的弱小身影。

  第四章,在这章中作者反复写道“我家是荒凉的。”“我家的院子是很荒凉的。”其实,她家的条件还是不错的,有房子出租给租客,她家院子里住着养猪的、做粉条的、赶车的。“他们就是这类人,他们不知道在哪里,可是他们实实在在的感到寒凉就在他们的身上,他们想击退了寒凉,因此而来了悲哀。他们被父母生下来,没有什么希望,只希望吃饱了,穿暖了。但也吃不饱,也穿不暖。逆来了,顺受了。顺来的事情,却一辈子也没有。”

  第五章,最悲哀的一章。租户老胡家买来一个12岁的童养媳——小团圆媳妇。她婆婆自己被丈夫打,她打小团圆媳妇,只为了给她个下马威。因为“有娘的,她不能够打。她自己的儿子也舍不得打。打猫,她怕把猫打丢了。打够,她怕把狗打跑了。打猪,怕猪掉了斤两。打鸡,怕鸡不下蛋。唯独打这小团圆媳妇是一点毛病没有的,她又不能跑掉了,她又不能丢了。她又不会下蛋,反正也不是猪,打掉了一些斤两也不要紧,反正也不过称。”原来是有说有笑,活蹦乱跳的小团圆媳妇病了。她刚那会儿,左邻右舍都说该打;现在听说她病了,紧赶着跑去出点子,贡献各种、奇方、妙方。最后,老胡家要用大缸给小团圆媳妇当众洗澡了。“这种奇闻盛举一经传了出来,大家都想去开开眼界,就是那些患了半身不遂的,患了瘫病的人,人们觉得他们瘫了倒没有什么,只是不能够前来看老胡家团圆媳妇大规模地洗澡,真是一生的不幸。” 小团圆媳妇被当众脱了衣服,放进装满滚水的大缸里,她先是吱哇乱叫、乱跳,后来就没声音了,倒在了大缸里。看热闹的人狂喊着把她抬出来,浇冷水。大神为了留住已经开了眼界,打算回去睡觉的看客,对着小团圆媳妇又是喷酒又是扎针,终于弄醒了,又放进装满滚水的大缸里。就这样,一夜里,小团圆媳妇被烫了三次,抬出来三次。烫一次、昏一次。不久以后,“那黑忽忽、笑呵呵的小团圆媳妇就死了。”在这的盛宴中,大家都是旁观者,都在推波助澜。

  第六章,作者写了她家的管家有二伯,一个很有阿Q的人。他一无所有,被也别人,不满现状又安于现状。

  第七章,最有生命力的一章。磨倌冯歪嘴子与同院的王大姑娘好了,并有了儿子。原来被看好的王大姑娘的很多优点,能干麻利大嗓门,一下子都变成了邻里间嘲弄的缺点。自从小团圆媳妇死后,很久没有谈资了。现在冯歪嘴子一家成了风暴眼,什么孩子死了,冯歪嘴子上吊了……层出不穷。但冯歪嘴子没有死,儿子也没有死,一天天大了。但两三年之后,王大姑娘难产死了,留下了一个四、五岁的儿子,一个刚出生的儿子。“东家西舍的也都说冯歪嘴子这回可非完了不可了。那些好看热闹的人,都在准备着看冯歪嘴子的热闹。”“可是冯歪嘴子自己,并不像旁观者眼中的那样地,……于是他照常地活界上,他照常地负着他那份责任。”他和他的儿子们顽强地活着。

  萧红,上世纪非常传奇的女作家。她身上有太多的故事,前一阵子有个电影《黄金时代》就是写的萧红,汤唯主演。没看,不喜欢别人的观点影响自己的判断。电影海报看了,觉得汤唯比萧红漂亮。

  萧红虽然命运多舛、英年早逝,但在那个纷乱的年代,作为女性作家,才华被大家赏识,两部代表作品《场》《呼兰河传》分别由鲁迅和矛盾做序;虽然身属左联,却没卷入笔战,左右两边都接受她;身边也总有爱人,萧军、端木蕻良。虽然短暂如流星,毕竟是闪烁着划过夜空,一直被人们所怀念。

  《萧红散文全编》,彭晓丰、刘云编,浙江文艺出版社,1994年5月第一版,593页,16元。

  《呼兰河传》是现代作家萧红的长篇小说。这部小说的语言简单,朴实无华,堪称优美。

  《呼兰河传》是萧红写于1940年前后的小说。这时的萧红,已与萧军分开了,与端木蕻良走到了一起,在这种情况下。可以说,这时的萧红是寂寞的,在这种寂寞、复杂的情绪中,萧红开始了《呼兰河传》的创作。

  (呼兰河传(2017未删节版·作家榜插图珍藏本;浙江文艺出版社 出版 )

  《呼兰河传》写了20世纪20年代中国一个乡镇的生活图景,向我们展示了她梦中的故乡――呼兰河小城。在某种程度上,《呼兰河传》是对《场》的延续,反思民族痼疾和国民性的弱点,但《呼兰河传》比《场》表现的更为深刻。

  萧红是20世纪东北作家中最具探索的作家之一。萧红的作品中有着浓郁的东北文化气息和女性自主意识。在萧红的世界里,与认同是女性最大的不幸,在《呼兰河传》中,女性一方面是男性的附属品,另一方面又被神化。萧红曾说:“女性的天空是低的,羽翼是稀薄的,而身边的累赘又是笨重的”。在《呼兰河传》中,萧红展现了女性的命运的沉重,让人感受到的是悲惨与苍凉。

  《呼兰河传》中,萧红将散文、诗歌与小说的文本运用在一起,独具特色。通过散文、诗化的手法,涉猎到了人的生与死的价值、人的终极意义等命题,可以看出是萧红对故乡呼兰河流露出一种悲悯的情怀。

  《呼兰河传》是萧红的重要著作,在文学史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一笔,今天读来仍具有一定的深层意蕴。

  是一部不合时宜但经典到能透射心灵的作品!1941年,烽火硝烟,抗战救亡中的,萧红在写就《呼兰河转》。当时历经坎坷,病魔缠身的萧红能写出如此作品令人感慨!

  ?晚饭过后,火烧云上来了。霞光照得小孩子的脸红红的。大白狗变成红的了,红公鸡变成金的了。黑母鸡变成紫檀色的了。喂猪的老头儿在墙根靠着,笑盈盈地看着他的两头小白猪变成小金猪了。他刚想说:“你们也变了……”旁边走来个乘凉的人对他说:“您老人家必要高寿,您老是金胡子了。”

  茅盾《呼兰河传·序言》:它是一篇叙事诗,一幅多彩的风土画、一串凄婉的歌谣。

  ?许鞍华导述萧红的电影《黄金时代》结尾处对呼兰河传评价我觉得相当到位。

  “1941年,萧红在写《呼兰河传》的时候,其他中国作家们,大都在写战时报道文学,短文,戏剧,或者抗战小说,《呼兰河传》不合当时抗战的要求。几十年的时光无情地流逝过去,当我们远离了满目疮痍战乱的中国,人们忽然发现萧红的《呼兰河传》,像一朵不死的花朵,深藏在历史深处。正是她这种逆向性自主选择,才注定了萧红,千秋名,寂寞身后事。”

  《呼兰河传》是萧红很有名的小说,声望仅次她的《场》,但是萧红用细腻而又深情的笔触勾勒出东北黑土地的风情画卷,作者一而再,再而三的写到:我的童年是孤独的。幸好她的爷爷是她的依靠,书里面的人物栩栩如生,比如:有二伯,爷爷,小团圆媳妇……如果把《呼兰河传》当成小说,莫如把它当做散文来读,象:我家的后院是荒凉的,春天有二伯会种小黄瓜,小倭瓜 等等,小说后部分描写了火烧云,雨过天晴后,天上的云彩,一会变如一匹马来,一会变出一条狗来……萧红作为女作家历经国破家亡,失婚,再婚,颠沛,到了,她是多么的怀恋那片黑土地,于是,《呼兰河传》呈现给我们。小说很精彩,值得一读

  萧红用一个孩子的视角来讲那个地方的故事,明明语气都流露着孩子的天真和单纯,写出来的故事却是那么悲凉又无奈。全篇文章读下来没有一点无病呻吟的矫揉造作,没有刻意堆砌辞藻,只是朴实的记录故乡的那些人和事,不知是不是那些画面在她脑海中一直难忘,读起来很有画面感,让人似乎与她一起徜徉在呼兰河那大雪飘飘的冰冻湖底,明明冷到心肝了,却还是想在那里被冰冻上一万年,那里不仅是她再也回不去的呼兰河,也是我们再也回不去的童年,是我们再也找不回的自己。

  “《呼兰河传》不象是一部严格意义的小说,而在它于“不象之外,还有些别的东西一一,一些比象一部小说更为诱人的东西:它是一部叙事诗,一幅多彩的风土画,一串凄婉的歌谣。用萧红的话说:只因他们充满我幼年的河记忆,忘却不了,难以忘却……………寂寞的萧红,寂寞的呼兰河。

  萧红的童年,是悲苦,寂寞的。走过童年的她,依然与悲苦,寂寞相伴。呼兰河,她离开家乡时,带着无限的向往上。故乡物是人非,人去楼空。留下的是悲伤,是怀念。

  痛苦与悲伤,挡不住追求梦想的脚步,她追求爱情,追求幸福,追求理想。不论如何被,依然不放弃。因为她更害怕寂寞。

  呼兰河,是作者不得不怀念的故乡,故乡有她难以忘怀的人和事。一种心酸,一种离愁一种淡淡的思念。童年的记忆,印刻在她的脑海中,终生难以忘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