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人学校”毕业归来他道出特种兵最大敌人

当前位置 : 主页 > 军事 >
猎人学校”毕业归来他道出特种兵最大敌人
* 来源 :http://www.utilpop.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7-10-22 17:15 * 浏览 :

  电闪雷鸣,风雨大作。一场暴雨,把山地冲得沟壑纵横。从车上下来,一脚踩在松软的地上,泥沙立即淹没了脚面。

  天阴沉,泥泞。雨越下越大,抬眼望去,几排士兵站在风雨中,静静等待训练开始。他们浑身已经完全湿透,雨水顺着脸颊、耳朵、下巴,一直往脖腔里灌。隐蔽在草丛里的狙击手,趴在雨地里,身下全是泥水。

  突然,一道闪电,一个炸雷,飘渺的云雾、空旷的草甸颤抖起来。训练开始了,刺杀、格斗、越障、射击、爆破……一声声嘹亮的口号、一阵阵清脆的枪声压住了雨声。硝烟的味道、发烟罐的味道、轮胎燃烧的味道混合在一起。战士们飞快奔跑,脸上身上是雨水还是汗水,已经分不清楚。

  “这片山地夏天是综合训练场,冬天就变成我们的滑雪训练场。”旅马宝川指着远处的一个山峰说,特战旅的训练,下雨下雪一样,冬天夏天一样。林海雪原刮白毛风最冷的时候,官兵也是露宿野外,在雪洞宿营。

  恶劣的天气,如今对张慧上尉来说,已经完全不值一提。他刚刚从委内瑞拉国际特种兵“猎人学校”毕业回来。他告诉我们,在那里,挨饿也是训练,每天只给一个巴掌大的玉米饼,剩下的自己找到什么吃什么,找不到就饿着。为了支撑高强度的训练,他吃蚂蚁、吃毛毛虫、吃老鼠、吃蛇……两个月内,体重锐减60斤。

  “特种兵最大的对手不是天气,不是敌人,是自己。”用手指指着大雨倾盆的天空,张慧说起委内瑞拉的“人造雨”。半年时间的训练中,在营房里睡觉的时间不足两天,即便是这样,每天凌晨就被教官用水龙头喷醒,那水是冰凉冰凉的,浇在身上,人立即像弹簧一样蹦起来。

  最难熬的,还是眼看快毕业考核了,张慧在训练中膝盖关节滑囊破裂、韧带撕裂。这种情况,在国内需要马上手术。“在国外,人家也给你治,但毕业证就拿不到了,也要。”张慧心一横,忍痛完成了两个月的训练考核,每当膝关节滑出臼窝,都要咬牙自己按回去!

  说着,记者和张慧走进训练场的一个活动板房,密集的雨点像鼓槌敲击着屋顶,连绵不绝的炸雷震得板房嗡嗡作响。“人家不是请你来的啊,受不了随时可以提出啊,但绝不能放弃,不能让外国人看笑话。”张慧说。

  雨声,像战士疾走。雷声,像战士怒吼。在训练场上,记者看见一个新兵。他叫宫政,山西忻州人,是从重庆三峡学院体育专业毕业入伍的大学生。入伍快一年了,爸爸妈妈还没有看到他穿军装的照片,记者给宫政,请他摆个“pose”,说爸爸妈妈会在网上看到他。小伙子腾地红了脸,拧着眉头想了一会儿,啪地抬起右手,敬了一个军礼。

  这场大雨,从昨天深夜开始下,一直没有减弱的迹象。正午,我们冒雨告别特战旅,乘火车赶赴下一个目的地。飞驰的列车,很快把雷雨区甩在身后。天空由压顶,变得清澈透亮。

  望着窗外一望无际的绿色田野,突然想起昨晚写稿,肚子饿了,想到楼下吃碗面条。街头,雨势正大,通宵营业的饭店霓虹灯还亮着。门口,一对情侣站在雨中,正在吵架。瓢泼大雨,浑然不顾。

  勇士冒雨冲锋,情侣冒雨争吵。两个场景,恍如隔世。一想,有我们的战士挺起胸膛抵挡风雨,守望岁月静好。他们身后的人们可以忘情投入地享受美食、忘情投入地享受生活,哪怕忘情投入地拌嘴吵架。这真的挺好!

  二战时“加贺”号航母被美军舰载机击沉,75年后的今天,日本海上自卫队复活了这艘累累的航母舰名。

  韩国与乐天集团就“萨德”部署用地正式签署换地协议,美韩部署“萨德”的进程将随之提速。

  1939年12月爆发的昆仑关战役是中队对日军攻坚作战的首次重大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