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国防行]“猎人学校”闯出来的特种兵张慧

当前位置 : 主页 > 军事 >
网络国防行]“猎人学校”闯出来的特种兵张慧
* 来源 :http://www.utilpop.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7-10-20 11:10 * 浏览 :

  为深入贯彻落实习总系列重要讲线月上旬,工作部会同中央网信办联合开展“同心共筑强军梦”网络国防行活动,组织网络负责人和采编人员深入基层单位和边海防一线部队,实地、积极宣传党的以来强军兴军新成就和官兵新风貌,汇聚实现中国梦强军梦的强大网上正能量,为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营造良好网上氛围。

  特种兵,在眼里,是无所不能的钢铁战士,而特种兵里的精锐,则近乎于“超人”。在陆军第78集团军某特战旅,记者见到了这样一位“超人”张慧,他向记者讲述了如何冲破“”般的考核,最终超越人类极限的种种细节。

  张慧,2012年6月入伍,现任陆军第78旅某营某连排长。2016年4月至2017年1月,他被选派赴委内瑞拉特种作战学校,参加特种作战高级指挥专业学习训练。

  委内瑞拉特种作战学校以训练、淘汰率极高而举世闻名,几十年来中国通过率不超过30%,被誉为“猎人学校”。在经过6个月“式”训练之后,张慧通过了全部考核项目,获得突击队员、潜水、狙击、反恐、机降、伞降等6项荣誉证书,考取了国际认证的水域潜水证和进阶潜水证,委内瑞拉陆军特种作战学校校长为其颁发了“勇士”勋章。

  去年,陆军第78集团军某特战旅特种兵张慧被选派赴委内瑞拉特种作战学校参加训练,通过了全部考核项目。图为张慧。千龙网记者 秦胜南摄

  “要想成为一名合格的特种兵,就要吃无法吃的苦,遭无法遭的罪。”从进入特种部队的第一天,张慧就是这样要求自己的。

  赴委内瑞拉特种作战学校前,张慧猛吃肥肉,体重从130斤涨到了170斤,进入训练后的两个月,他的体重就掉到了110斤。

  饥饿训练贯穿整个集训始终,每顿饭吃饱只能是奢望,平均三天的口粮,不如一顿饭的量,而这极少量的食物也并不稳定供给,要看教官的心情。

  “饿的心慌,见啥吃啥,树皮、草根都吃,没有树皮草根的时候,就吃蚂蚁、老鼠、毛毛虫、蛇,有火就烤一下,没有火就生吃,最长吃的就是蚂蚁,大个的蚂蚁有半个指头那么长,从地上捏起来就嚼,有点酸,但是抵饿。”张慧说。

  “当时我仿佛看到了训练结束的终点,眼前还出现炊事班做的美食,于是毫不犹豫冲过去,结果坠落到6米多高的桥下,幸运的是有背囊作缓冲,没有直接伤到头部,算是躲过一劫。”

  训练场地都在荒郊野岭,没有吃的,也没有饮用水,见水就喝是他们补充水分的方式。有一次,渴了很久的张慧看见眼前有一坑水,想都没想就冲过去,把头伸进去大口大口喝。过了将近一个小时,他的胃部开始灼热难忍,这时他才意识到那坑水是当地人盖房子用来泡石灰的石灰水。

  既然是训练,挑战人类睡眠极限也是考核之一。从进入委内瑞拉特种作战学校到完成各项考核,张慧在床上睡觉的次数不超过10次,大部分时间,他都是睡在草丛、泥窝,“能睡在水泥地上就是幸运了。”张慧说。

  睡觉的差,为了完成考核,睡觉的时间也得极大缩短,张慧告诉记者,每天的睡觉时间大概只有2个小时。

  “困得不行,就只能边走边睡,就是脑袋是睡着的,腿却在机械性的往前走。”张慧告诉记者,一般这种情况就是找到一个战友,相互搭班,一人牵引一人睡,行走方向正确。

  “有一次,我走着走着睡着了,一头撞到树上了,鼻梁断了,也歪了,鼻孔也大量出血,为了不影响训练,我只能自己将鼻子扶正,现在鼻梁软骨还留有一段裂缝。”

  在5度的下被冰冷的井水浇透,晾干以后继续用冰水浇湿,这是张慧的体能考核项目之一,此外,还有拔掉双脚大拇指指甲盖后进行长途20公里山地跑,以及泡臭水坑、35公里夜间负重行军训练等体能极限考核项目,还有、藤条、倒吊、浸水缸等虐俘训练。

  催泪瓦斯刺激人类器官,会让人流泪流鼻涕,难以呼吸,这个考核就是把人关在一个十平米左右的密封小屋子,用棉花把缝隙塞紧,投递催泪瓦斯,如果能五分钟,就通过考核。

  “当时有人不了就直接淘汰了,也有战士小便失禁,我将内衣脱下来,用尿液浸湿捂住鼻子和嘴,硬生生的扛过去了,这个考核是真人。”

  手脚后在海中逃生这个考核也让张慧经历了挑战。“虽然学习过在水中解绳的技巧,但实际操作中,心中的恐惧会让人失去自救的本能。”张慧凭借过硬的心理素质,成功通过考核。

  在战争年代,中国涌现出了许多奋勇杀敌的优秀士兵,比如有士兵腹部中弹,肠子外流,就用手把肠子塞进肚子里继续作战。当今时代,中人依然有这种顽强拼搏的毅力,展示了新时代军人英勇无畏的战斗风貌。

  在进行障碍训练时,张慧从高墙跳下,右脚掌踩上石头,造成右膝盖反曲,“就是膝盖移位了。”张慧说,当时医生强烈要求他停止训练,但他知道,停下来就意味淘汰,他地放弃治疗,靠手一次次将膝盖骨掰到膝盖里边,继续作战,疼痛难忍时,就吃点止痛药,就这样,了十多天。

  记者采访时,看到了张慧右腿的膝盖处,有两处开刀缝合的印记,这是他完成任务后,回国接受治疗留下的印记。

  “可能是当地病毒携带者的传染,最后20天我突然出现头晕、无力、恶心等症状,当地医生诊断我为急性乙肝,肝功能几近衰竭,医生判断我活不过一个星期。”张慧说,听到这个消息,他没有被吓退,“我是一名中人”,张慧决绝的选择比赛,并用顽强的毅力战胜了死亡,完成所有考核,成为中人的骄傲。

  当问到是什么力量让他如此,张慧回答,“是责任”。同时,他微笑着说,“是爷们,就要做点让自己都的事儿。”

  王晗和姚恩杰是去年入伍的特种兵,他们将张慧看做心中的英雄。“张慧的经历让我们知道了什么是人类的极限,是我们前行的标杆。”

  去年,陆军第78集团军某特战旅特种兵张慧被选派赴委内瑞拉特种作战学校参加训练,通过了全部考核项目。图为张慧在委内瑞拉参加训练时所获章。千龙网记者 秦胜南摄